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文章归档 > 2009年四月
2009年04月28日 10:42

体验比视察更接近实际

关注民生,了解民情,现在成了官员的“座右铭”,大会小会讲,文章报告说。究竟如何关注、怎样了解,我却看不出有什么新招。从古代官员的微服私访,到现代干部的公开视察,其实作的都是表面文章。我不敢说起不到作用,但是,情况的真实程度有多大,我还是抱怀疑态度的。随便举两个例子:本人居住的小区,突然一天,收购废品摊贩不见了,跟知情的人一打听,原来上级要来检查卫生,怕环境太乱,居委会让小摊贩停业了。另一个例子更邪气,据报道南方某城市,为应付上级检查,将一乞丐送郊区致死,结果城管吃了官司。您看,像这样的视察就是来百次千次,恐怕也难看到真实情况,对于解决问题又能有多大帮助呢?难怪有篇报导说,温家宝总理视察工作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25日 21:22

领导的话语权

几乎是在同一时段,有两位青年朋友,说了相似的事情,我听后颇感震惊。

事情很简单:因为对某项工作,当面提出不同意见,冒犯了单位领导的尊严,领导觉得没了面子,于是“龙颜大怒” ,脱口说出“你不愿意干就滚蛋!” , 结果,这两位青年朋友,一位天性比较倔犟,真的拂袖而去;另一位却吞声屈忍下来,只是再没有了锐气。

这里需要说明的是,这两位朋友的单位,都是国营事业单位,而不是私人的买卖,更不是外企港台公司。一个国有单位的领导人,对于意见不同的属下,竟然说出“滚蛋”二字,在我几十年的工作经历中,这还是第一次听到。惊奇的同时不免有些疑问:这些领导人说话这样冲,张口闭口就让人“滚蛋” ,他的话语权到底是谁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22日 14:23

谁最早提出“人道主义”办刊宗旨

邓朴方非常明确地表示:“这不行,哪能儿子办刊物,老子题词。除他之外,谁都行,反正都是叔叔、伯伯的,我想总不至于被拒绝。”

在北京火车站的对面,有条叫富建的小胡同,我至今还大致记得它的方位。有次去《北京观察》杂志社开会,先到了一个小时,就想到这条小胡同看看,转来转去却怎么也找不见了。问了一位在附近住的老人。据他说,前几年盖国际饭店,这条小胡同就被拆了。我听后,只是“噢”了一声,就再未说什么。而后怏怏离开。

这就怪我多情了。其实这条小胡同既不是我的出生地,也不是有我的老住宅,只是因为《三月风》杂志在这里诞生,我参与过它初创时的一些工作。仅此而已。

那是在1983年,当时我在《新观察》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20日 17:32

曾经稀罕的罐头

这会儿,谁还拿罐头送礼呢?即使经济不宽裕的人,看望亲友或求人办事,需要带些礼品登家门,十有八九不会想起罐头。可是,三十多年前,罐头食品却是好东西啊,当做礼品觉得十分体面,不管馈赠什么样的人物,都不会有出手寒酸的尴尬。无论是鱼、肉罐头,还是水果罐头,那时都很稀罕,能够弄得几听,会被视为能人,收礼人接过来,脸上立显狐疑,开口准问:“你从哪儿弄来的啊?”那种惊愕的表情,有时弄得送礼人自己,都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那时我也曾以罐头赠人,当然,也被收礼人询问过。只是我不是能人,最多算是有点福命。在那个缺肉少油年代,偶尔可以弄到几听罐头,分送给远方的亲友,聊表我的一点心意。如此而已。

20世纪六、七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11日 19:35

讲点“家风”

做为社会细胞的家庭,对孩子的教育和影响,其实有着重要的作用,特别是在品德的形成上、为人处事上,家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“家庭教育”一词的内涵,原来是指对孩子的品德教育,现在由于经济条件好了,则成了请人传授知识的代名词,可见家庭对品德、处事教育的淡漠。本文只好把“家教” ,称之为“家风” ,以免两者互相混淆。

说起家风,现在还讲吗?即使有,恐怕也很少。孩子出点什么事,一说起原因来,不是推给社会,就是责备学校,说社会如何影响,讲学校怎样不行,家长却躲到岸上去了,好像跟家庭毫无关系。事情果然真如此吗?

说到这里,我想起一件事情。上个世纪60年代搞“造反”时,全国破“四旧”抓“牛鬼蛇神”,成了当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08日 21:24

喝茶时想起茶事

喝茶的人,如今越来越多。喝出了遍地茶馆,喝出了无数茶叶店,喝出了茶叶一条街,还喝出了个茶叶节。茶还成了名贵收藏品。在茶上发大财的人,就更是无计其数。这茶简直成了精变为宝。至于茶叶的种类,茶叶的炮制方法,茶叶的包装形式,制茶的高超技艺,可以说是层出不穷。在“茶”字上显出的智慧,今人早就超过“茶神”陆羽。这不能不说是茶文化的幸运。 

那么,茶客喝茶的感觉如何呢?别人的感觉,我无从得知。依我多年喝茶的体会,喝茶的最高境界,应该是:养心求趣。就是说,通过喝茶,陶冶宁静的心性,提升生活的品位,使身心都能得到舒畅。在略显浮躁的今天,这一点对于普通人,我觉得会大有益处,起码会让自己静下心来,经过思索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07日 10:49

文人与古旧物玩家

北京的古旧物市场有几个,不详。如今最负盛名的,除了老牌的琉璃厂,新的当属潘家园。琉璃厂以买卖古董字画古籍传名,这早已被世人所公认。我年轻时逛琉璃厂主要是淘一些旧书。这潘家园古旧物市场的买卖,似乎更为广泛更为庞杂,去逛的人也就比琉璃厂要多得多。时常听玩古旧物的人谈论它。

潘家园古旧物市场在南城,距我居住的北城太远,至今不曾光顾过那里。不过,听说这家古旧物市场已经很久,主要是得助于一些人淘金的故事。其中,青年学者李辉淘到戏剧家杜高档案的事,在文学界流传得最为广泛和生动。后来李辉写出《一纸苍凉——杜高档案原始文本》一书,杜高写出《又见昨天》一书。这二位都是我的文友,都曾赠书予我,这就越发让我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02日 11:39

老来丢三别落四

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 。

这是人生规律。把晚年的时光,即使赞美得无以复加,又如何呢?都无法避免时光流逝。因此,老年人考虑问题、处理事情,应该从实际出发,似乎更好。这样反而会使生活多些情趣。比方说记忆力的减退,就是难以逆转的事实,经常“丢三落四”犯糊涂 , 有的老年朋友很苦恼。其实完全无此必要。依我看,人到了老年就应该,有所“丢”有所“不丢” ,有所“落”有所“不落” ,这比什么事情都“清醒”要好。

就说这“丢三落四”吧,倘若能做到“丢三”“不落四” ,或者叫“三忘”“四记” ,说不定晚年的时光,就会真的“无限好” 。

何谓“丢三”呢?

一、丢掉或曰忘掉:年龄。不要数着年龄过日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