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文章归档 > 2009年十二月
2009年12月07日 11:42

闲说作家协会的称谓

北京市作家协会老作家赵大年先生,在《称谓杂谈》文章中说:“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先生这个称谓已属凤毛麟角。譬如,北京文联的职工互称同志,仅尊称老舍、梅兰芳、马连良等几位名家为先生……”那么现在,北京文联职工互相如何称呼,对于有官衔的人如主席等怎样叫,大年兄的文章中并未讲,说不定也已经有了随俗的称谓。反正有的文化群众团体已经改了,特别是对于有职务和行政级别的人,叫法跟党政机关几乎无异,“某局”“某处”“某书记”“某主席”“某主编” ,传统称谓早在甜密的声音中异化。

譬如,我退休前供职的中国作家协会,不要说五、六十年代了,就是在七、八十年代,从未管茅盾、巴金两位先生叫过“主席” ,当面私下都是直呼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07日 11:41

风的记忆

在北京这初冬的融融的阳光里,我忽然怀念起风来了。

那带着雪花的北大荒的风,那夹着沙粒的内蒙古的风,在记忆里总是那么强悍,在怀念时又是这般宁静,即便记忆中有多少关于风的恐怖,在顷刻的怀念中也会化解成温馨的回忆。只有在这时才会发现,那段跟风相伴的生活,并未离我远远而去,更不曾在心中消失,它如同刀刻斧削的镂痕,紧贴在我的血肉之躯上,成为生命中难以剔除的部分。它在我心中引起的共鸣,既不同于江南的雨,也有别于家乡的雪,它属于那种让人震撼的自然景象。

我是去过江南的,当听到冷雨轻打芭蕉,浙浙沥沥,我会感到难耐的凄清;我是平原长大的,当看到雪花悄落田野,纷纷扬扬,我会感到深切的寂寞。然而,这北大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07日 11:41

秋色正浓茅荆坝

在茅荆坝茂密森林里,树叶是油绿绿的,花朵是娇艳艳的,草尖是亮晶晶的,鸟的叫声是清脆脆的,溪水的流淌是慢悠悠的,这一切仿佛都在说:八月的茅荆坝,秋色正浓。难怪同行的伙伴,刚刚走进森林,就放开喉咙喊叫,把积存胸中的浊气,随山野的回声飘荡远去。这对于久居大都市的人,是多么美好的享受啊。就是在此刻,茅荆坝,我深深地爱上了你。你让我想起大兴安岭、想起北大荒。当年初到这两个地方,面对美丽的森林田野,我也是这样欣喜地喊叫呵。

八月的大兴安岭,森林也是这样美,八月的北大荒,花草也是这样鲜。只是它们离我太远太远,我再没有福气走近它们。而茅荆坝距北京,车程不过三小时,是距我最近的,同时也是最美的森林。今后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07日 11:40

重举轻落官员笔

几年前云南省某县,要建一条仿古旅游街,竟然要拆掉众多老宅。理由是破烂不堪难以吸引游客。而这个县前几年的旅游业,之所以会兴旺发达,很大程度得益于这些老宅。建假古董拆真古物,自然在群众中引起议论,于是有人写信给省里,最后才抢救出未拆的老宅。

在今天的中国,无处不建设,到处要发展,必然要这儿拆那儿建,这是好事情。关键是批示拆什么时,要慎重,千万不可不问青红皂白,脑门子一热大笔一挥,以为自己干了件好事情。“拆”字易写不易收。“拆”宇里边有是非。云南某县发生的事,起初以为是个别情况,后来读了一篇报道才知道,原来无独有偶,同样的遭遇让民间艺人阿炳摊上了。阿炳创作的二胡曲《二泉映月》,被列为世界十大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07日 11:40

曲笔难画圆

事事圆满称心,这一美好愿望,许多人都在追求;尤其是老年人,在这方面想的更多,表现得尤为强烈。比如,儿女双全,子孙满堂,粮米盈仓,家积万贯,夫妻恩爱,父慈子孝,家风续代,平顺延年……如此等等,就如同一幅幅美丽图画,藏在世世代代人的心室。这些愿望能够实现,就会认为人生圆满,上对得起祖宗,下对得起后人,自己也就是个成功之人。否则总会有遗憾和愧疚之感。

这种凡事求全的思想,一直占据着我们的心灵,以至于看戏剧听故事,总得有个大团圆结局,这才觉得完整和惬意。由于有这样的想法存在,因此在考虑问题时,总是朝好的方面想,万一有点不随心意,就难免有种失落感。假如再和别人比较,人家哪哪比自己强,就越发觉得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