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五月
2011年05月22日 17:57

 油漆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中有几件旧家具,扔了可惜,卖不值钱,于是想起了重新油漆。问一位外地来的油漆工,他说:“这几件家具是旧了些,只要重新油铈一下,管保像新的一样。新的质量还不见得比这好。”听他说得有理,就约了时间,请他来家中,油这几件旧家具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我曾经有过在外漂泊的经历,对于这种生活的艰辛,自然比别人要体会得深。这位油漆工来我家做活的时候,我又是给他倒茶又是跟他聊天儿,俩个人的关系立马亲近了许多。当他知道我也曾经远走他乡,在外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16日 15:26

凡人智者陈木匠 

实在有点大不恭敬,木匠陈师傅的大名,我一时竟然想不起来啦。这倒不完全因为年代久远,回忆四十多年前的事,在我多少有些勉为其难。更主要的恐怕还是,四十年前在一起时,我压根儿就不曾呼过他的名字。读者不妨想想看嘛,我那时头顶“右派”荆冠,大凡算得上革命者的人,都天生长我两三辈儿,何况工人阶级一分子,就更是我的“天王老子”,我哪敢直呼领导阶级大名呢。所以一直呼他陈师傅,以至于陈师傅的名字,在当时也是偶尔才想起。这会儿相距已是四十几年,更没有办法忆起他的名字,就仍然呼他陈师傅吧。

认识木匠陈师傅,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。我们这些北京的“右派”,在北大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5月08日 19:23

无言的等待——纪念母亲节

母亲是个爱唠叨的人,心里不搁事儿。生活里碰到高兴的或烦恼的事情,她都要说出来,很少有话闷在心里不言语。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,竟然会在一件事情上不声不响,硬是挺了两年多的时间不唠叨,直到这件事情有了结局,干涸的眼泉流出泪水,她内心的忧郁这才算释放出来。对于像她这样爱唠叨的人,能忍耐、克制到这个份儿上,该承受怎样的感情重负啊!其中的痛苦和酸楚,只有她自已知道。

这件事情就是等待她被划为“右派”的儿子,从“北大荒”流放地归来,重新回到她因等待而显衰老的身边。

我的母亲大字不识一个,年轻时从农村来到城市,这之后的几十年再未回去过。说是生活在大城市,其实连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