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六月
2011年06月26日 21:32

假如你没有这个职务

一位朋友的女儿,有次跟我聊天儿,不知怎么说到茶叶了,她不无感概地说:“我老爸在位那会儿,别人送的茶叶,每年都喝不完;这会儿他退休了,就很少有人送了,有时还得自己买。”这位朋友原来是位编辑,在一家大报编文艺副刊,对于某些作者来说,他掌握的这块地盘,可就非同小可了。
       听了朋友女儿的话,我不禁也笑了起来。其实类似这样的情况,我做编辑时也遇到过,只是没有人给我送东西,但是那股热乎劲儿,却让人难辨真伪。那时我在《新观察》杂志社,主持杂文版的编辑工作,全国的杂文作者认识不少,可是版面就那么多,要想上一篇文章并非易事,于是有的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20日 21:56

夏夜的感叹

夏天的夜晚,在大都市里,充斥着燥热——空气是热的,道路是热的,人心是热的,就连花花草草,摸一摸都灼手。大都市里的人们,挤在自家的房屋里,降温用空调、消暑喝饮料、悦目看电视、愉耳听CD,生活在一统天地里,完全满足于悠闲自得之中。若问生活如何,只要是胃口不大的人,十有八九都会说:“还可以,什么都不缺,很知足啦。”是的,经历过艰难的岁月,如今总算得以温饱,哪里还会有更大的奢望。

坦诚地说,我也属于温饱的一族,心态自然也是知足者。可是在这闷热的夏夜里,不知怎么,我忽然地不安起来,烦躁的情绪如同火,在我的胸腔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2日 07:40

碗的经历

碗在所有的生活用品中,再普通再平常不过了。它就像芸芸众生,每天都会看见,却又不大被关注。即使偶尔有人提起来,口气也是十分淡漠,绝对没有像说别的物什,言语中透着亲切赞许。

可是在生活中谁又能离得开碗呢?从幼儿学吃第一口饭,到老人临终喝最后一口水,都得用碗送到跟前。总统设宴待客,得用碗;乞丐沿街讨饭,得用碗。有的国家吃饭,用刀叉不用筷子,还有的民族,刀叉筷子都不用,完全用手抓食,就是这样也离不开碗,因为总得用碗喝汤喝茶。碗是一种富不嫌穷不弃的器具。别看它平常普通,却又须臾不可缺,这又显出它的重要。

&nbs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04日 09:56

童年的端午节

后天就是端午节,这大都市里的民间节日,终归没有乡村热闹,只是吃点应节的食物罢了。在我的家乡过端午节,可不光是吃粽子,它还有不少的讲究。端午节也算是一个大节日哩。

在端午节的前几天,人们便结伴到野地里,采集最好的艾草。回到家编成艾辫子,在节日的头天夜晚,用火点着在院里燃烧,据说它可以去邪避妖。是不是真有这么大的法术不得而知。反正在这天夜晚,家家都是青烟缭绕,村子里处处有艾草香。家家户户的门框上,这天也都挂几枝艾草,有的还用红布条拴上,这有什么说法,我从未听大人们讲过,可能也是驱凶化吉吧。

母亲很重视这个节日,她总是天不亮就起来,用一盆清水泡几枝艾草,让我们起床后用它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