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七月
2011年07月31日 07:47

给普通人保留点情趣

不同城市里的普通人,都有不同的生活情趣,主要表现在吃和玩上,比如广州人爱喝早茶,上海人爱吃夜宵,苏州人爱听评弹,天津人爱赏戏曲,如此等等。既是地域文化,也是生活习惯。由于得到居民大多数喜爱,坚持下来,久而久之,就成了城市的情趣。为了满足这种情趣,城市里就有了相关场所。

那么,北京人的情趣是什么呢?说实在的,我还真难正面回答。反正在我的记忆里,五十年前老北京人,经常说的就是:“泡个澡天桥看玩意儿”“去西单茶社喝茶听相声”。即使不是典型的普通人情趣,起码也代表一部分人的爱好,权做北京的城市情趣一种吧!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7月24日 15:32

猫眼儿

深宅大院人家的门铃,我早就见过——有拉线的,有电动的,似乎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这些人家的院大宅深,用手敲门听不见,来客用铃通报,于主于客都很方便。如今时兴楼房住户安门镜,也就是俗称的“猫眼儿”,我知道得却晚了许久。头次见到,还出了点洋相哩。

那天去一位朋友家,敲门未见应声,我就趴在“猫眼儿”上,伸长脖子瞪眼望,黑咕隆咚的,什么也没瞧见,反被里边的主人发现了,他开门的头句话就是:“这是从里往外看的,要是外边能看见里边,还要它干吗?真傻帽儿。”

当了一回傻帽儿,心里别扭了不少天,在思想感情上,跟这位朋友仿佛筑起了一道墙。这倒不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7月17日 14:42

卖花人 

胡同口的鲜花店,门面并不怎么大,进去俩仨顾客,就很难有转身的地儿了。可是,就是这样一家不起眼的花店,买卖做得却红红火火,尤其是在年节或假日,来这一带探亲访友的人,有的去那里买上一束花,连同祝福一起献给亲友。这么一来二去的,这家小花店也有了名气。有的朋友从远方来,怕找不到我家时,跟他说找这家花店,十有八九不会错,这家小花店也就成了坐标。

我头次走进这家花店,是在一年春天。那时刚搬来这里不久,有朋友见我家的阳台比较大,劝我不妨养点花儿,我一想可也是,只是不知养什么花好,就走进了这家花店。花店的老板是位南方人,高高大大的个头儿,说话也还算和气,他听完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7月10日 20:52

饥时读菜谱

人这一生会接触许多什物。这些经意或不经意接触的什物,有的也许很有价值,有的也许稀松平常,然而就具体人来说,只要能唤起生活记忆的,就亲切,就珍贵,很难说有无什么价值。我保存至今的一本菜谱,对于我来说就属于这种情况。这本极普通的菜谱,在别人看来,也许一钱不值;而在我的眼里,它犹如善本孤版图书,永远值得珍爱。

这的确是本普通的菜谱,纸张印装都很粗糙,上面开列的菜目,大都是容易做的家常菜,很难说属于哪个菜系。由于时不时地翻阅,弄得油污破损,就越发显得陈旧。若不是我精心,放在抽屉里,怕早被家人当旧书卖了。

&n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7月03日 08:25

掏掏城市的“耳朵眼儿”

我认识一位老先生,说起现代生活来,他觉得样样都好,唯有两样事情,他非常怀念过去有的,而这会儿完全消失啦。这两样东西,都跟理发有关:一是掏耳朵,一是刮胡须。他说,现在一讲就是美发大师,其实不就是靠药水靠电器,把头发搞几道弯弯吗。你看看过去的理发师傅,那才叫真功夫哪,一把剃头刀,轻轻地一滑,一片胡须就下来了,再轻轻地一转,耳朵眼儿的脏物就出来了,多邋遢的人这么一修理,立刻就会变得清爽利索。现在的美发师,行吗?

      老先生的怀旧情绪,我能够理解。每个人的经历不同,生活习惯不同,对于身边的事情,总难免有自己的好恶。这我们就不去谈它啦。何况老先生说的掏耳朵眼儿,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