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文章归档 > 2012年七月
2012年07月29日 10:09

人生忧乐笔纸间

说不清是哪位高人,第一个把编辑工作,说成是为他人“做嫁衣”。这个比喻非常形象、准确。披上嫁衣的作者“娘子”,一位位“荣华富贵”了,做嫁衣的人仍然默默地劳作。十年二十年三十年,转眼到了六十岁退休了,本不想求得任何回报,然而,人们却用隆重的礼仪,为“做嫁衣”的人庆寿。这既是对个人品德的认可,这也是对编辑职业的褒奖。做为一个老编辑,我感到由衷的高兴。这就是从萧立军生日庆典归来,我最大的感触和想说的话。

萧立军是作家出版社初创时期我的同事,后来社刊分开,立军到《中国作家》杂志社当编辑后任副主编,我先留作家出版社后调《小说选刊》杂志社,由于两家刊物同在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22日 17:37

想起卖瓜的“老王”

眼下正值暑热,满街瓜果飘香。每每走过西瓜摊,总会听到“皮薄瓤沙”、“保熟保甜”之类的叫卖声,而当你真把瓜买到手,便会发现有时不免上当。由此我想起“老王卖瓜——自卖自夸”的歇后语。

多少年来,这句话做为贬语,在生活中广为流传。因为这歇后语中的老王,系泛指和代称,当然也就不曾有谁来对号,更不可能有谁为自己辩解。那么这歇后语的含义是不是真的正确呢?难道说了自己瓜甜的“老王”非要千古受责吗?我认为是大可重新议一议的。卖瓜的不说瓜甜,卖醋的不说醋酸,怎么能够卖得出去呢?大概世上没有这样傻的生意人。做生意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15日 13:44

家乡有个七里海

说起家乡天津市宁河县,真的,幸亏有个七里海,不然,真不知她以什么示人。芦台古镇风貌不再,美丽田园风光难觅,余下的景物还有什么呢?我真的说不出来。

本来那条宽阔如江的蓟运河,在我记忆里是那么美丽:两岸芦苇丛生,水鸟戏弄芦花。白日船帆竟发,夜晚渔火映天。这景象被我无数次写进文章。到了晚年回去一看,天哪,这条记忆的母亲河,竟然只剩下一条枯瘦水流,河两岸河面上景致都不见,仿佛一个经历生活磨砺的老人,秃发缺齿地喃喃诉说着,她年轻时的美好时光。看到此情此景,别提多伤心了。

就是在这时候,知道我的家乡,还有个七里海。从此,它就成了我的牵挂、我的思念,成了我夸耀家乡的资本,成了我邀请友人的唯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09日 08:55

说说宁波人

我认识的第一位宁波人,应该是在内蒙古工作时,我的一位要好的同事。做为上海知识青年,她在草原下乡几年,由于劳动表现出色,被抽调到我所在的《乌兰察布日报》社。我们同住报社单身宿舍,两人朝夕相处秉性相投,渐渐地成了忘年之交。我后来落实政策调回北京工作,再后来知青返城她回到上海,我们依然经常电话问候。有次她对我说:“你什么时候有时间,去我老家宁波玩玩,那地方的人走南闯北,出了好多干大事的人。”

她的话我绝对相信。尽管她是生长在上海的独生女,身上却没有城市女孩子的娇气,不然她不会从最底层被选调到报社。她父母都是闯上海的宁波人,很小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01日 14:14

法盲与“法通”

罪犯中有两种人,在法律面前,很难说有平等。一种是不懂法的,一种是精通法的,或称为法盲和“法通”。这两种人的身份,一般的说,前者大都是少文化的普通人,后者往往是从事法律工作的人,一个糊涂,一个明白,在运用法律方面,自然也就无平等可言。

有些犯罪的普通人,在谈到犯罪的原因时,最常说的一句话,就是“我不懂得法律”,在罪犯自己看来,好象不懂就应该原谅。从法律的角度上考虑,不懂法并不是个理由,犯哪条罪仍然得按哪条法判,但是从感情的角度考虑,这不是理由的理由,常常会得到某些同情。这就是法律无情人有情。而这种无原则的同情心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