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个人分类 > 杂文
2011年07月03日 08:25

掏掏城市的“耳朵眼儿”

我认识一位老先生,说起现代生活来,他觉得样样都好,唯有两样事情,他非常怀念过去有的,而这会儿完全消失啦。这两样东西,都跟理发有关:一是掏耳朵,一是刮胡须。他说,现在一讲就是美发大师,其实不就是靠药水靠电器,把头发搞几道弯弯吗。你看看过去的理发师傅,那才叫真功夫哪,一把剃头刀,轻轻地一滑,一片胡须就下来了,再轻轻地一转,耳朵眼儿的脏物就出来了,多邋遢的人这么一修理,立刻就会变得清爽利索。现在的美发师,行吗?

      老先生的怀旧情绪,我能够理解。每个人的经历不同,生活习惯不同,对于身边的事情,总难免有自己的好恶。这我们就不去谈它啦。何况老先生说的掏耳朵眼儿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26日 21:32

假如你没有这个职务

一位朋友的女儿,有次跟我聊天儿,不知怎么说到茶叶了,她不无感概地说:“我老爸在位那会儿,别人送的茶叶,每年都喝不完;这会儿他退休了,就很少有人送了,有时还得自己买。”这位朋友原来是位编辑,在一家大报编文艺副刊,对于某些作者来说,他掌握的这块地盘,可就非同小可了。
       听了朋友女儿的话,我不禁也笑了起来。其实类似这样的情况,我做编辑时也遇到过,只是没有人给我送东西,但是那股热乎劲儿,却让人难辨真伪。那时我在《新观察》杂志社,主持杂文版的编辑工作,全国的杂文作者认识不少,可是版面就那么多,要想上一篇文章并非易事,于是有的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1月22日 16:04

装修岂止是咬人的狗

装修房屋已成时尚。未装修的想装修,装修过的骂装修,这也是一种时尚。几年前学者兼作家王春瑜先生著文,痛骂装修是条“咬人的狗”。他以自己三次装修房的遭遇,给装修斩钉截铁下了如此定义,可见装修把他伤害得多么惨。我读后颇有同感。

可是春瑜先生毕竟是学人一个,即使骂街也多带文气,未免对装修说得客气了些。其实装修本身并无过错,错在从事装修行业的商家,有的太黑过恶吃人不吐核儿。这种人连狗那点温情都没有,春瑜先生把装修比做咬人的狗,如果狗通人性的话,说不定要跟春瑜先生对簿公堂,告他对狗格的侮辱。因为狗在动物中是比较温顺的,传说中狗救人的事情多多,即使是恶狗在咬人时也要汪汪几声,让你或逃或防思想上有个准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0月02日 13:06

谈“退” 说 “原”

开会介绍与会者,本来无可非议,尤其是互不相识时,介绍一下增加了解,还是非常需要的。问题是现在不论需要与否,只要是稍有点脸面的人,主持人都要一一介绍,惟恐漏报某一位被怪罪。这还不说,介绍时还必须得戴“帽子”,如,某某什么长官、某某什么书记,有时说上一顶还怕不够份量,干脆凡是有的都悉数不误,很是风光。

介绍现职人员这样倒也罢了,就是离退休的人

也不想怠慢,于是乎就翻箱倒柜找顶旧“帽子”:“某某单位原什么长×××”,既给会议增加了“光彩”,又让当事人不至于尴尬。真是绝顶聪明的好主意。首创者真应该申请专利。

这种算不得正派的会风,在行政人员会议上出现,我想倒也不算什么怪事,因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20日 22:42

你有几个头衔

军人有军衔,警察有警衔,是大官是小兵,一看就明了,无须谁来介绍。可是着便装的人,头衔再多再大,若是没有人介绍,那也不过是未咬的饺子,很难分出里边的馅来。所以这会儿一开会,首先要介绍有头衔的人,即使这头衔早过了期,加个诸如“原”“前”一类的字,总还比无头衔的人风光许多。   

大概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时尚,有的没有头衔的人,想办法生拉硬扯地找头衔,有头衔的人比赛谁的多,好像多有几个头衔,学问就高了,价值就大了,在众人面前也就有了面子。这些嗜衔如命的人,有人介绍定会高兴,无人介绍就心中打鼓,以为被人怠慢了,更有的以为被人遗忘了,急不可耐地站出来,自己来个表白:“我有X个头衔”。这种天真的表现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14日 02:30

人民的任命

从现在的行政管理制度来说,大凡够得上级别的干部,都要经过上级提名考察,然后由组织部门正式任命。由于这样的人事任命程序,可以决定个人的官运,因此,许多人都比较看重组织部门。在这些关心仕途的人看来,只要组织部门在运作过程中“作劲”,个人的升迁就不会有问题。至于别的什么,诸如群众意见、工作政绩、思想作风,等等,那都是有一搭无一搭的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最近在电视新闻里看到,山东有一位基层干部,说过一句很精辟的话,对我思想的触动很大。这位干部说:“组织的任命在纸上,人民的任命在心上”,话说得很浅显易懂,其思想内涵却很深刻,如果没有对国家的忠诚,如果没有对人民的热爱,如果没有心口相符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0月10日 06:27

顶着作家头衔的贪官

当官的作家,现在很是不少。县处级官员中,作家数不胜数,就是省部级官员中,少说也得有几十位作家。作家是离不开生活的,跟群众有着自然联系,对于民情民意民生比较了解,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来看,我赞成有更多作家当官。

这些官员中的作家,有的是先成作家后当官,有的是先当官后成作家,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区别,其实来路完全不一样。就拿加入作家协会来说吧,前一种比之后一种入会要困难,前一种可以说是完全靠笔杆子拼出来的,后一种则不然,在一定程度上职位也起着作用。再从入会的动机上看呢,前一种完全是追求兴趣,后一种难说没有装风雅成分。对文学真正有兴趣的官员,把业余时间都放在写作上,歪门邪道的事情就想的少;拿文学充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9月03日 09:03

掏掏城市“耳朵眼儿 ”

【旧文新议】

    《掏掏城市“耳朵眼儿“》这篇短文,发表于2002年10月24日《人民日报》副刊。

当时有感于城市管理,只顾搞花架子做表面文章,对于普通居民楼的内部,如楼道楼层楼顶的脏乱,却长期无人治理和管理,发表了点个人想法和感慨。从这篇短文发表到现在,将近七年的时光过去了,城市各级头头脑脑换了几茬,宣传城市管理的脸面形象,每一茬都喊叫得很到位,惟独在掏城市“耳朵眼儿”功绩上,没有哪位敢充当英雄好汉。这说明城市管理官员还算明智。因为许多城市在这方面确实没有做或未做好。居住普通楼区而不是高档住宅的读者,不妨观察一下你所居住的楼房情况,看看我说的这种现象是不是依然存在。

就拿我居住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7月31日 08:46

富人们做了多少善事

中国有多少富人?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。一是没有界定标准,二是难以统计数目。从各种新闻媒体报道上看,或者从财富排行榜得知,咱们中国的富人不能算少。一般的小富中富的人且不说,就说总资产超过41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400万)的富人,据美林集团《2004年财富报告》统计,按金融资产100万美元计算,这样的富人到 2003年中国就有23,6万人。美林集团的报告还说,富人增长最快的国家,中国算是几个国家中之一。这些人大概属于通常说的,先富(而且富得流油啊)起来的那部分中国人。至于这些富人是怎么先富起来的,纯属个人隐私和生意机密,咱们就不去多管多问了,反正是“小鸡不尿尿,各有各的道” 。即使越轨老百姓也不知道管不了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7月25日 06:20

想活明白更糊涂

郑板桥老先生说的“难得糊涂” ,我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,倘若仅仅从字面的意思体会,“糊涂”应该是人生最高境界,所以他才认为“难得” ,毫不含糊地写出这四个字。后来更有一些追随者,把此话奉为神言圣语,制做成拓片等纪念品,在世间广泛地流传开来,这“难得糊涂”四个字,就成了许多人的座右铭。假如“难得糊涂”说法可以成立,不是吹牛,包括本人在内的许多人,好像都已经修行到了这个地步,因为对现实生活中的好多事情,真的是越来越有点糊涂了。可是这“糊涂”又哪里那么“难得”呢?到是活得明白觉得不那么容易。

随便举几个例子。

谁都知道,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用品,千百万老百姓须臾难离,质量管理上稍有一点疏漏,就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7月16日 07:21

官员政绩要算得失账

咱们中国人爱算账。商人做生意算盈亏账,农民种地算收成账,工人干活算奖金账,百姓过日子算收支账,就连不挣钱的孩子,到了一定的时候,都要算算储罐里的钱。更不要说口头禅里:“小心,我找你算账” 。其实,无论从那里说,做事情学算账,都是值得提倡的,做到心中有数,总比稀里糊涂好。运用科学发展观,建设节约型社会,算账尤其显得重要。

说到算账,就不能不说,这几年开始时兴的,官员算的年终账,也就是通常说的“报告政绩” 。官员算政绩账,这是非常好的事情,说明有责任心,愿意做些实事,自然应该受到百姓欢迎。有的地方政府官员,年终算过政绩账,被评为“ 人民公仆” ;有的企事业单位领导,年终算过政绩账,跟职工一起获奖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7月10日 15:36

到底是谁的钱

金库有铁锁/ 楼内有哨岗/ 蚊蝇难飞进/ 活人岂能藏/ 他想赌钱就拿走/ 难道他是鬼神变// 他拿一百万/ 我花四十元/ 他是去赌博/ 我是报药钱/ 用的同是公家账/ 我俩咋就不一样// 谁能告诉我/ 钱是谁的钱

上边的长短句,如果也能称为诗,告诉读者诸君,这是在下的大作。

诗人说,写诗得有灵感。我这首诗的灵感,来自何方呢?一是来自媒体报导,一是来自本人亲历。前几年有新闻报导说,延边交通处处长蔡豪文,为去境外赌博,先后27 次(请注意是27次)挪借公款351万元。我患有高血压病,每月拿拜新同药四盒,有一次(请注意仅一次)医生多开了一盒,这盒卫生局未给报销。按照财务规定这样做无可厚非,财务规定就应该这样严格,这点我完全可以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7月03日 08:39

行政违规谁来经常审计

如今在咱们中国,鼎鼎大名的李金华,大概很少有人不知。这位前国家审计署署长的事绩,曾经“感动中国”(被评为“感动中国人物”)许多人。大概也正因为如此现在当了全国政协副主席。纳税人的钱,老百姓的钱,如何花用,是否违规,曾经全靠他率领的人,替咱们看管着。尽管审计出的结果,在改正处理方面,还有一定缼欠,但是对于那些违规者,多多少少总还有些震撼。这就好。

现在的问题是,财务上的违规,已经有部门管了,那么,行政管理的违规,应该由谁来管呢?具体点说,就是行政政策违规,而尚未构成犯罪时,需不需要经常审计?这属不属于审计署审计范围?例如前些年公开报道的,诸如四川省有的单位“吃空饷” ,国家药品监督部门旧药当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6月13日 07:01

为官岂能无情分

偶然读到一则消息:一位领导人在组织会议上说,要靠三个方面留住人,一曰“事业留人” ,二曰“感情留人” ,三曰“待遇留人” 。这三方面的留人对策,可以说是新的为官思路。尤其是“感情留人”说,我看后颇有感触,接触过的那些官员,有情者与无情者,立刻都依稀呈现眼前。

无论干什么事情,都离不开人的努力,为官之道说白了,就是个用人之道。当官再有本事,再有想法,倘若没有人跟着干,或者不努力去干,无论官阶多么大,都是个“光杆司令” 。会不会当官,官当的好坏,在一定程度上,就看你会不会团结人,发挥所属部下的才干。一个在群众中没有威信的人,一个跟群众有感情隔膜的人,怎么能够指望他作好工作。那么,当官靠什么团结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5月31日 20:32

打人扁担别横抡

社会生活不正常年月,一人出事往往株连九族,连阴界死人都难消停。未承想时隔几十年后,这种“横抡扁担”打人的阴魂,又开始在某些人身上附体,这不能不说是群众言论的悲哀。表面看好像是言论开放,实则是是非标准缺失。致使一两个人出事露丑,就给某个群体定“罪” ,这不是“株连”的变种吗?

最早是由说某个地区开始,如个别或少数某地的什么人,做些不是十分光彩的事情,于是就有某某地的人如何,还编成顺口溜讥讽奚落:“防火防盗防某地人” 。后来个别演员和导演发生争执,又出现了电影界“潜规则”之说,好像女演员都不是恁自己实力上戏。接着有个别作家行为不检点,就有文章谩骂作家群体如何,一时价作家都成了可憎之人。最近又见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5月26日 08:57

还业主一个明白

花钱花个明白。这样的最低要求,大概总不能算错,到哪儿都说得通。可是不知为什么,如今怎么就这么难?比如就医吃药钱,希望花个明白,费了多大劲啊,经有关部委干预,有的医院才开恩,给病人打个清单。得到本该有的知情权,做为无助的普通百姓,高兴得处处谢天谢地。这样善良的消费者哪里找。

除了就医吃药,别的方面消费,是不是也应该说个明白呢?比方居民小区物业管理费,只是笼统地这么叫,其中包括哪些项目,每项都是多少钱,相信一般业主很少知道。物业公司压根不提供,业主问也不会告诉,知情权无形中被剥夺了。居民楼电梯广告收入,公用场地收费停车,这些钱到底应该归谁,如此而已等等,都应该给业主一个说法。每年都要收卫生费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5月17日 15:49

善事也要讲成本

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“希望工程”刚启动时,只是简单地搞了个仪式,从此就是扎扎实实地做事情,比如在各地建“希望小学”,比如组织大学生支教,比如给山区学校送文具图书,等等,让许多贫困孩子实实在在受惠。类似这样的活动全国还有,如环保部门的保护“母亲河”,如全国妇联扶持西部建“母亲井窖”等等,都是启动时搞个仪式或报导,然后就是一件事一件事地去做,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去落实。这样搞的公益活动才是,真真正正做善事,认认真真帮“穷”人,所以深得广大群众赞赏。

我国有句老话“善事不欲言” 。就是说做善事好事,都是悄悄的默默的,而且都是心甘情愿的,绝对不自己到处张扬。如果善事做了或还未做,就闹得天下沸沸扬扬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28日 10:42

体验比视察更接近实际

关注民生,了解民情,现在成了官员的“座右铭”,大会小会讲,文章报告说。究竟如何关注、怎样了解,我却看不出有什么新招。从古代官员的微服私访,到现代干部的公开视察,其实作的都是表面文章。我不敢说起不到作用,但是,情况的真实程度有多大,我还是抱怀疑态度的。随便举两个例子:本人居住的小区,突然一天,收购废品摊贩不见了,跟知情的人一打听,原来上级要来检查卫生,怕环境太乱,居委会让小摊贩停业了。另一个例子更邪气,据报道南方某城市,为应付上级检查,将一乞丐送郊区致死,结果城管吃了官司。您看,像这样的视察就是来百次千次,恐怕也难看到真实情况,对于解决问题又能有多大帮助呢?难怪有篇报导说,温家宝总理视察工作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25日 21:22

领导的话语权

几乎是在同一时段,有两位青年朋友,说了相似的事情,我听后颇感震惊。

事情很简单:因为对某项工作,当面提出不同意见,冒犯了单位领导的尊严,领导觉得没了面子,于是“龙颜大怒” ,脱口说出“你不愿意干就滚蛋!” , 结果,这两位青年朋友,一位天性比较倔犟,真的拂袖而去;另一位却吞声屈忍下来,只是再没有了锐气。

这里需要说明的是,这两位朋友的单位,都是国营事业单位,而不是私人的买卖,更不是外企港台公司。一个国有单位的领导人,对于意见不同的属下,竟然说出“滚蛋”二字,在我几十年的工作经历中,这还是第一次听到。惊奇的同时不免有些疑问:这些领导人说话这样冲,张口闭口就让人“滚蛋” ,他的话语权到底是谁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11日 19:35

讲点“家风”

做为社会细胞的家庭,对孩子的教育和影响,其实有着重要的作用,特别是在品德的形成上、为人处事上,家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“家庭教育”一词的内涵,原来是指对孩子的品德教育,现在由于经济条件好了,则成了请人传授知识的代名词,可见家庭对品德、处事教育的淡漠。本文只好把“家教” ,称之为“家风” ,以免两者互相混淆。

说起家风,现在还讲吗?即使有,恐怕也很少。孩子出点什么事,一说起原因来,不是推给社会,就是责备学校,说社会如何影响,讲学校怎样不行,家长却躲到岸上去了,好像跟家庭毫无关系。事情果然真如此吗?

说到这里,我想起一件事情。上个世纪60年代搞“造反”时,全国破“四旧”抓“牛鬼蛇神”,成了当时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