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到底是谁的钱

到底是谁的钱

金库有铁锁/ 楼内有哨岗/ 蚊蝇难飞进/ 活人岂能藏/ 他想赌钱就拿走/ 难道他是鬼神变// 他拿一百万/ 我花四十元/ 他是去赌博/ 我是报药钱/ 用的同是公家账/ 我俩咋就不一样// 谁能告诉我/ 钱是谁的钱

上边的长短句,如果也能称为诗,告诉读者诸君,这是在下的大作。

诗人说,写诗得有灵感。我这首诗的灵感,来自何方呢?一是来自媒体报导,一是来自本人亲历。前几年有新闻报导说,延边交通处处长蔡豪文,为去境外赌博,先后27 次(请注意是27次)挪借公款351万元。我患有高血压病,每月拿拜新同药四盒,有一次(请注意仅一次)医生多开了一盒,这盒卫生局未给报销。按照财务规定这样做无可厚非,财务规定就应该这样严格,这点我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。只是以我报药费超额情况,跟那位处长赌博挪用比较,我却有点百思不得其解。我们不都是“公家”人吗?单位执行的同是财政部规定,他花钱怎么就那么容易呢?我只一次就被财会发现了,他27次竟未被财务察觉,这实在令人有些困惑不解。因此胡皱了上边的长短句。

我手头有个并不完全准确的材料,省部级的贪官,姓甚名谁,职务钱数,都写得清清楚楚。诸位可要听仔细,我说的是省部级,不是科处级,更不是一般公务员。在我们国家省部级可是真正的大官呵!既然我知道有那么多大贪官,那为什么要拿这个小处长来比呢?听我说说道理。

别看我把处长前边加了个“小”字,其实官至处长也不小,倘若到什么地方当个县太爷,那也算是威风凛凛的大人物。不过我们国家有个规定,在财务管理开支报销方面,处级跟一般公务员待遇一样,我这个退休老人跟他平等,这是理由之一。理由之二,省部级官员权倾一方,在目前很少受更多约束,个别人胡作非为,还比较容易理解。延边那位处长,拿公款去赌博,倘若没有“特殊功能” ,连我超出(时间量)四十元的药费都被卡住,他怎么可以随便拿走百万元呢?这就使我对现行财务制度监督产生了怀疑。

任何一项再好的制度,在执行过程中失去必要监督,都有可能达不到预期效果,闹不好还会被人利用或糟蹋。我的这篇小文章,就是说监督问题。文章题目所以叫“到底是谁的钱” ,是有感于习惯性称谓“公款” 。我们把国库的钱叫“公款” ,是从计划经济时期沿袭下来的,如果我没有理解错,在当时这样叫也有道理,因为什么单位都是国营的,就连职工都是国家包下来,国库的进项统称“公款”也不算错。现在则完全不同了。经济有多种所有制,除了国家公务员,其他人员收入由单位定,而且连公务员在内,收入较高者都得纳税,国库收入也就有了个人份额,再来把“公家钱”统称“公款” ,就不是很合适很准确了。如若是“公款” ,谁贪污谁乱拿,跟我有何干?何必去管那闲事。这就是普通人的普遍心理。

严格地说,国家的所有财政,都是百姓的钱,百姓是创造者,百姓是纳税人,不管是官员访贫问苦的救济款,亦或是贪官窃取的赃款赃物,都是百姓的血汗百姓的钱。受恩者不是要感激吗?贪官揪出不是说对不起吗?怎么就不说说“感谢百姓” “对不起百姓”呢?真是岂有此理。每每听到这里,做为百姓纳税人,心里非常不平衡。难道那些钱是你感谢和对不起的人掏的腰包呵?

听清楚了,官员是百姓养活着,要为百姓做事,理应受到百姓监督。有的官员真的不清楚或者装不清楚这点,他们说,百姓又决定不了我官职升降。看,吃着百姓喝着百姓,却不把百姓放在眼里,当然也就不会受百姓监督。是时候了,要理直气壮大张旗鼓,为百姓的钱正名,为纳税人的钱扬名,百姓明白了社会的钱来自百姓,他们就会主动监督官员行为,他们就会干预公物的破坏者,因为花的是自己的钱谁不心疼?

只有百姓的钱得到有力管理,受到严格地有效监督,我的四十元超额药费不能报销,那位处长的挥霍钱也就能挡住。成克杰、田凤山、胡长清、刘志华、许宗衡之流大贪官,他们手中的权力和金钱,同样会受到一定的制约。百姓呵,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说呢:住手!那是我的钱,你们不能随便乱动用。

推荐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