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会歌唱的海河

会歌唱的海河

人的感觉和联想,有时很奇妙莫测,像观雨后草原的云,像赏浪涌大海的潮,刹那间,说不定让你想起什么来。2015年的一个秋夜,跟随众文友乘船游海河,两岸是闪烁的璀璨灯火,天空是高远的清澈蓝天,我们静静地坐在船上,聆听游船行驶海河哗哗水声。仿佛在音乐厅里欣赏音乐。这时我突然感觉海河在唱歌,接着联想起北京一次友人聚会,谈论关于天津歌唱家的话题。

那次京城文友聚会,有吃有喝有唱有说,随便自在快乐。《三国演义》电视剧编剧之一杜君,在山西插队时被部队招入文艺兵,后来考入中戏文学系,毕业后就职中央电视台、文艺报社。有此经历的人,文艺诸般玩艺儿,自然样样通达。他酒足饭饱常常出彩,或唱歌或朗诵,总能给友人们快乐。有次闲聊起唱歌,杜君一曲老歌唱罢,突然惊喜地说:“你们发现没有,歌唱家天津人最多,这大概跟水土有关。”在座的《光明日报》资深记者王君,夫人是大学声乐教授,对此也算是行家,于是,两人数落起记忆中的天津歌唱家。

不一会儿竟然列出:楼乾贵、莫桂新、郭淑珍、沈湘、黎信昌、李光羲、于淑珍、苏凤娟、罗忻祖、张振富、王凯平、关牧村、高曼华、刘维维、韩芝萍、刘欢、蒋大为、郑绪岚、刘维维、远征…… 好傢伙,这么一串音乐之星,既是天津的骄傲,又是中国的奇观,可惜至今无人认真研究。  

当然,这只是近60年来耳熟能详者,年头更久远,或者定居国外天津籍歌唱家,肯定还有很多,在座的就都数不上来了。就一座城市而言,能涌现如此多歌唱家,简直不可思议。在中国南北城市中,即使有恐怕也不多。接着王君把话题一转,问我:“您也算个老天津了,您说,天津为什么会出歌唱家?”这下可把我将住了,既不是音乐学者,更不是老天津人,我怎么好评说呢?可是又不好不说。反正这不是学术研讨会,朋友间闲聊凑个热闹,说对说错都无所谓,让说就说呗。

俗话说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我觉得唱歌的好嗓音,的确跟水土有关系,在天津喝海河水的歌唱家,多数是唱西洋歌曲或创作歌曲的。反之,没水有山的西北地区,那里出来的歌唱家,十有八九都是唱民歌。近年天津引滦(河)水进津,饮用水水质变了,天津籍歌唱新人就少了。这不是与水土有关系呢?我说不清楚,只是瞎猜。

再有,恐怕跟地域文化有关。我少年时代在天津读书,每天放学路上经过教堂,总是管不住脚走进去,听管风琴演奏,听宗教徒唱诗,那么好听的音乐,你们说,听了能不受影响吗?天津人管收音机叫“话匣子”,临街的人家或商铺,傍晚,边干活儿边听“话匣子”的节目,流行歌曲啦,天津时调啦,京韻大鼓啦,学生放学回家走一路听一路,日久天长被艺术浸润,无形之中就培养了爱好。前边说的那些歌唱家,有多位未进过音乐院校,艺术造诣不是照样很高吗。说不定就是受环境艺术熏陶呢。

还有一点也值得注意,天津人性格比较开朗,适合于搞歌唱艺术。我不是纯天津人,属于冀人津籍。土生土长天津人,说话嗓门高,声调特清亮,天生有一副好嗓子,这应该算是歌唱天资吧。楼乾贵是牙科医生、李光羲是职员,于淑珍、关牧村、蒋大为、韩忆萍、郑绪兰是工人,都是恁借天资成就歌唱事业。这天资正是天津人的爽朗性格。

我牵强附会扯出的理由,在座文友听了点头默认,觉得还真有一点儿道理。当议论到电视青歌比赛,天津歌唱新人少了,在座的文友都哑然无语。只有海河流水声依然,仿佛在告诉疑问的人:你们去问音乐学者吧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年3月16日

推荐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