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一元复始 老枝花开

一元复始 老枝花开

     进入人生暮年,对于年节热情,似乎大不如先。回想幼年时代,盼望过年的心劲儿,跟渴望早日长大成人,强烈得同样难以撼动。恨不得天天过年才好。

那时老家在冀东一座县城,家境无大富裕却还殷实,四世同堂近20口人,居住在一个三进院落里。我是我们家长孙,院里只我一个男孩,独自玩耍很没意思。当家人曾祖母思想保守,平日总是大门锁二门关,就连春节大门楹联,自打我识字都未变过,年年都是:“忠厚传家久,诗书继世长”。只有在过年这几天,有亲朋好友来家贺年,家中才充满欢声笑语。这也是一年中我最快乐时刻。

可能是幼年家庭环境,相对比较封闭刻板,过年守岁吃喝在自家,连玩耍都在家里院落,除夕夜并不觉得热闹,无非是全家人聚一起,穿上新衣服吃吃喝喝。直到后来跟随母亲移居乡下,发现除夕夜的欢乐,这才品尝到年味儿。然而,大年初一则完全不同,亲戚邻居登门拜年,有的提着点心水果,有的还给我压岁钱,我才觉得有点年味儿。那会儿的压岁钱红包,是真正意义的红包,用红纸包上个小包,客人递给孩子收下,家长提醒给客人磕头,跪下磕完头接过红包,悄悄离开美滋滋地数钱,压岁钱放在一个储钱盒里,做为新的一年里零花钱。红纸则留下折叠纸船纸马把玩。

渐渐长大再过年,看教书先生写对联,有句话特触动我:“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”,开始不明白这意思,经长辈人解释才知道,真正的新年是从初一开始。守岁是传说中有一个叫祟的小妖,黑黑的身子,白白的大手。他总是在大年三十晚上出来,等孩子睡觉时候,用他的大手摸孩子脑门。只要孩子脑门被祟摸过,孩子就会发高烧变成傻子。大人害怕祟来摸孩子,大年三十晚上都会守护孩子,整夜不睡觉,这就是“守祟“的来历。后来民间口口相传,把守祟说成守岁,守岁就成了迎候新春习俗。难怪老家的除夕那么冷寂呢。

从一年的初一开始“万象更新“。其实百姓更祈盼家人平安。北方人初一吃素馅饺子,就是取意生活平安素静,免灾免祸过好寻常日子。知道了这个意思,从此,觉得初一比之除夕,更值得重视和珍惜。除夕是自家乐嗬。初一是万家同乐,散发着和谐美好情感,更有着浓浓人情味儿。除夕守岁是人与妖魔争斗,初一拜年是人与人的亲善。无论是与妖魔争斗,抑或是人之间亲善,都体现着中华民族的高尚品德:惩恶扬善。

     遗撼的是,过去亲临家中拜年习俗,如今由电话和手机替代,多了快捷少了体温,多了简便少了温馨,多了划一少了个性,人与人的情感交流难免生硬。不过有一点还算欣慰,这就是拜年话的内容,依然是欢乐、吉祥、平安,这类传统大众文化的内涵。如今的年,年味淡了,人情薄了。对于老年人来说,过年与不过年,似乎无大变化。想起小时候过年,那么热闹,那么温馨,那么亲切,心海就会荡起暖暖涟漪,谁能说我们真的老了呢?无论过去成就大小,无论过去职位高低,都已成为昨日“黄花”,千万不可再去眷恋;只要当下身体康健,只要当下不愁吃穿,这就是晚年幸福,就要百倍珍惜呵护。

宋诗云:“老树著花无丑枝“。再老的树只要绽放就美丽。如今年月生活好人长寿。百岁老人不稀奇,七八十岁小弟弟,六十日子刚开始,天天过年美滋滋。祝愿天下老人,快乐每一天,幸福每一年,永远生活在静好的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年2月3日

推荐 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