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女人的鞋跟

女人的鞋跟

女人都爱美。即使美受到压抑的年月,掀开女人灰蓝色的粗料外套,总会看到里边穿的漂亮花布衫。完全不是穿给谁看的,只是想悄悄满足自己的爱美之心。这就是那时的中国女人。

有次在北京的一座体育馆,召开群众大会,欢迎一位友好.国家的元首。会场上一片的黑蓝色,如同密布的浓厚乌云,煞是沉闷,让人感受不到半点欢乐。会议的主持者是位深谙女人心理的人,他灵机一动,高声地喊道:"在座的女同志,请脱下外套,把花衣服露出来,怕什么?欢迎外宾,就该喜庆点。"结果会场立马交了样,五颜六色的花衫,点点散落在黑蓝之间,犹如暗夜里的繁星闪烁,使会场里的每双眼睛顿时亮起来。

唉,细细地想一想,那会儿的女人,怪可怜的。再妩媚的女子,又该如何,还不是像个早春的花骨朵,把自己的美丽包藏得紧紧的,生怕绽放了会招致别人的指责和非议。可惜枉生了一副真正的女儿身。

这会儿完完全全不同了,女人爱美是大张旗鼓的炫耀,唯恐别人不注意,变着法儿的显摆自己。头发的花样不断的翻新,衣服的色彩艳淡分明,饰物佩戴从头到脚,帽子头巾四时有别。天下美丽的东西,几乎让女人占尽了,难怪大老爷们干瞪眼,一辈子穿着不变的服装。可是这还不算什么,小女子们更有绝的,她们在鞋跟上找美找快乐。先是穿细高如鹤腿的鞋跟,乘电汽车时稍不注意,不是自己歪了脚疼得呲牙裂嘴,就是踩了别人疼得哇哇乱叫,美到这份上也真够意思啦。后来又在鞋跟上钉铜块铁块,这下可就更热闹了,凡是有硬质地板的地方,就能听到"嗒嗒"之声,抬头一看,准是个花枝招展的女孩,像个高傲的公主似的大模大样地走来。那"嗒嗒"之声犹如阅兵的鼓点,准会招来不少人行注目礼,女孩自然会得到从没有过的满足。

我最初发现女人鞋跟的响声,不是在公共场合,而是在我终日厮守的家中。

有天早晨,我正赶写一篇文章,思绪刚刚理顺,要下笔的时候,由远而近传来"嗒嗒"声,宁静清新的氛围,立刻被这单调尖利的声音刺破了,我的心绪自然也被搅乱。出于憎恶和好奇的心理,我打开房门探望,只见一位不认识的二十几岁的女人,趾高气扬地从我门前走过,她完全没有理会别人对清晨宁静的渴望,很轻易地就亵渎了这幽静的环境。依她那点文明程度,更不会领悟和理解我含愠目光的意思。这时我不免可怜起她来,好一位端庄美丽的女孩,竟然会是这么浅薄,再漂亮又会怎么样呢?

在后来的一些时日里,问或还有"嗒嗒"的声音响起,如小鼓木鱼般地回旋在楼道,依然让我感到烦躁和憎恶。但是我发现巳不再是那位女人了,而是另一些年岁相仿的女人,她们的神情姿态却丝毫没有什么两样,真像是从同一个爱美班毕业的。从此我便生活在了这"嗒嗒"的环境里,有时被搅得心烦意乱,在心里不禁埋怨起这些女人,她们光想自己美个痛快,却不考虑别人是死是活。

其实认真地想一想,怕是也不能责怪这些女人,更该责怪的还是商人。不是有的商人说过吗,在这个世界上若想赚大钱,就得在女人身上打主意。这位发现女人爱美,并且把美表现在鞋跟上的商人,谁能说不是个聪明的发明家。只是这样的发明家不要太多,如同穿带响鞋跟的女人不要太多。过于多了,处处就会响起"嗒嗒"声,这个世界究竟会有谁能长久承受?震破了大家的耳膜,又会给耳科医生找麻烦。

当然,'目前还没有法律规定,不允许女人穿带响的鞋跟,想穿的你仍可照穿不误,只是请走好,一是莫歪脚,二是别吵人,我想这总可以吧!不过我还是要说,呸,该死的带响鞋跟,快见鬼去吧!这世界需要安静。

推荐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