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聚会

聚会

我平生几乎没有什么嗜好,年轻时偶尔玩玩球唱唱歌,后来由于身处逆境四处漂泊,渐渐地连这点乐趣也被剥夺了。年岁稍长又赶上开明年月,人与人之间很少再设防,开始有机会跟朋友聚会,无形中给了我新的欢乐。朋友聚会就成了我惟一喜欢的事情。

当然,这里说的欢也好乐也罢,完全不是在吃吃喝喝上,更多的还是无拘无束地谈天说地。安详自在地品咂生活,生活才会真的有滋有味儿。真正的好朋友到了一起,有时真的嘴馋了,或者谁有了高兴的事,找家饭馆撮一顿,这也是常有的事儿。这时不管是谁掏钱,倾其囊中所有,叫上几个像样的菜,结结实实地填一肚子花色,连话都无须多说,只顾埋头吃就是了,倒是觉得也蛮潇洒的。只是目的性过于明确了,除了留下一嘴香,别的实在没有可回味的,还有什么意思呢?

那么,究竟怎样的聚会更富有情趣呢?依我个人的想法和体会,清茶淡饭无妨,只求聊得开心,这样才会更显友谊的清醇和诚挚。这种氛围犹如林中的微雨,点点沾着绿意,滴滴响着春声,让你全身心都觉得恬适,经历了怕是就很难忘记了。

我的这些想法和体会,说实在的,就是来自近几年的经历。要是在过去那些年,买什么都要票,我还真不敢委屈肚子,瞪着两眼说瞎话。人的观念的形咸和改变,绝不会是凭空而来的,在很大程度上受生存环境的影响。

记得在物质极端匮乏的那些年,加之经济来源又不多,靠工资收入维生的人,很少有谁下饭馆,请客人吃饭只能在家里。为了准备这顿饭吃,总得提前两三天采购东西,客人进了家还要忙下厨,根本不可能从从容容地聊天儿。即使来人是位多年不见的老友,或者是童年的玩伴儿,甚至于患难之交,好不容易凑在一起,本该会有不少今情往事要说,那也只能留在餐桌上,同食物一起狼吞虎咽'了,还有什么感情的交流?这样的聚会说白了就是聚餐。

这会儿的情况则又不同了,大多数人,在吃穿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。有时来了一般的朋友,赶上饭口',没有准备,在附近小馆请顿饭吃,恐怕还能负担得起。这样做既不失体面又不忙碌,难怪城市人谈生意叙友情,都愿意相约在这些地方。倒是有些非常要好的老朋友聚会,有时倒要邀请在家里,因为家里比餐厅饭馆更随意,不过目的并不在吃上而是在聊上。这样一来,在家中同朋友聚会,就更显亲密了。

那年我参加作家团出访奥地利,奥国汉学家施华滋教授,请我们到他的女朋友家做客。施教授的女友艾娃是位园艺师,艾娃的母亲是位话剧演员,这母女二人都对中国怀有美好的感情。我们在艾娃家边饮咖啡边观赏藏画边聊天,大家都觉得很开心,不知不觉已是中午用餐的时间了。可是却不见艾娃家有任何动静,我猜想八咸是到外边餐馆吃去了。细心的施华滋教授,可能察觉出了我们不安的神情,立即跟艾娃说了几句什么,这时艾娃才走进厨房,不一会儿把几份快餐摆在长桌上,请我们几位客人过去用餐。没有讲究的餐具,没有复杂的饭菜,简单而又朴实,同样表达出主人浓浓的情谊。开始我还真有点想不通,认为这位老外抠门儿,竟这样对待远方来的异国朋友。后来我又在北京参加过几次使馆文化官员的家宴,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外交官,他们接待客人在吃上同样是筒简单单,而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大家饮茶聊天儿。仔细一想,的确不错。大家好不容易有缘聚在一起,把时间浪费在吃喝上,值得吗?

总之,还是那句老话,只要有份拳拳盛意,粗茶淡饭仍胜似美味佳肴。从沉重的待客方式中解脱出来,饭菜简单了,话语说多了,友情会更纯正更浓郁。这样做也很符合现代人的观念和生活节奏。这聚会也就成了名符其实的聚会——有缘相聚,以情会友。 

推荐 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