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凡人大爱礼赞

凡人大爱礼赞

在同一天北京《新京报》上,有两则普通人的故事,我是含着热泪读完的。它们如同两缕温暖阳光,启开我关闭已久的心扉,使我真诚地感到,原来社会依然这样美好。我可以坦诚地说,在此之前,我读了好几则新闻,不是因为钱财父亲杀死儿子,就是因为房屋儿子赶走母亲,每逢读到这样的事情,我的心头就万分沉重。我甚至于不止一次追问:到底是什么原因,使我们的传统美德,竟然遭到如此扭曲?这可是我们曾经引以为荣的民族品德啊。

那么,让我感动的到底是怎样的两则故事呢?

其一:父亲赵金贵患上肝癌,为了挽救父亲的生命,儿子赵云亮瞒着父亲和妻子,毅然捐出自己60%肝脏,移植到患病的父亲体内,最后父亲终于得救了。为了给父亲捐肝治病,赵云亮查阅了大量资料,相信目前医疗技术,不会有什么危险。但是他也往坏处想过,他说:“为了救父亲,就算是有意外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赵云亮只有34岁,正是人生好年华,为挽救父亲生命,却不顾及个人安危,这样的高洁心灵,不正是传统美德吗?

其二:安徽省太湖县女青年吕达,自幼就失去父亲,与母亲相依为命,不幸母亲又成了盲人,她就领母亲四处乞讨。在当地政府和社会资助下,后来吕达上学读书,从小学读到高中毕业,2007年被南京师大录取,她就带着母亲上学。得知她的困难情况,学校专门开会研究,为她们母女提供帮助,社会上的一些好心人,同样都向她伸出援手。吕达拿到捐赠款项,首先拿出2000元,交给南京师大的老师,她说:“我已经受到很多好心人的恩惠,也希望尽一份力量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学生。”小小女子意志如此坚定,心地更比黄金珍贵。

曾经不只一次听人说,在金钱至上的今天,人的美好和善良本质,都被“金狗”给吃掉了。其实,这是一种非常欠妥的看法,在千千万万普通人中,特别是在那些艰难群体中,传统美德依然牢固存在,而且比富裕人群更鲜明,因为他们非常清楚,只有在互帮互助中才会生存。吕达18岁,赵云亮34岁,从他们的年龄上看,出生或成长的时间,都是在国家改革开放之后。这就是最好的例证。

嗣后,媒体又在报导,全国选出的道德模范,正在北京开表彰大会,与会代表的事迹同样感人。他们是传统道德的继承者,他们是和谐社会的实践者。从电视新闻报道中得知,这些代表年龄大都在三、四十岁,就是说,他们也是在炫耀财富的环境中成长的,可是他们并未丢掉传统美德。他们的心灵是那么善良,他们的事绩是那么感人。如果把社会中的美好事物,比喻为一幅优美的绘画,他们的行为就是最美色彩。如果把道德比喻为一首歌,他们的思想境界,就是这首动听歌曲的主旋律。这样的人这样的事,在今天的生活中,更要赞扬更要表彰,让美好的传统道德,如春风春雨在人间播洒。

春风春雨爱抚下的大自然,会用最美丽的花朵绿草,编织一幅生机勃勃的春光图。传统道德滋养的新一代年青人,会用美好的行为和纯净心灵,谱写一只优美动听的春光曲。难怪人间总是这么可爱呢?

2011年3月28日

推荐 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