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猫眼儿

猫眼儿

深宅大院人家的门铃,我早就见过——有拉线的,有电动的,似乎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这些人家的院大宅深,用手敲门听不见,来客用铃通报,于主于客都很方便。如今时兴楼房住户安门镜,也就是俗称的“猫眼儿”,我知道得却晚了许久。头次见到,还出了点洋相哩。

那天去一位朋友家,敲门未见应声,我就趴在“猫眼儿”上,伸长脖子瞪眼望,黑咕隆咚的,什么也没瞧见,反被里边的主人发现了,他开门的头句话就是:“这是从里往外看的,要是外边能看见里边,还要它干吗?真傻帽儿。”

当了一回傻帽儿,心里别扭了不少天,在思想感情上,跟这位朋友仿佛筑起了一道墙。这倒不是因为他骂我傻帽儿,而是觉得有了这么个“猫眼儿”,人与人之间显得生分了,再没有了过去的热乎劲儿。从这以后,我特烦谁家安“猫眼儿”。

有时去谁家,见门上装有“猫眼儿”,敲半天门不见动静,我就猜想,八成是主人正蹑手蹑脚地走过来,正趴在“猫眼儿”上打量呢。待认定你确实没带刀子棍棒什么的,这才假眉三道地问声:“谁呀?”然后再开门迎你进去。这种“猫眼儿”迎客的办法,简直让人受不了。幸亏客人站在门外,主人的举动只凭揣测,否则脾气如我者的客人,肯定得扭头就走,决不会接受这种“验明正身”的审查。

当然,倘若从安全的角度看,先用“猫眼儿”窥视,然后再开门,要比隔门探问好。只是这样一来就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完全冲散了。如果像我们通常习惯的那样,听到有人敲门,先通个声音:“找谁”或“谁”,尽管真是生人,等于白问,但却使主客之间的距离立马缩短了。假若听到敲门正做事腾不开手,先说声“请等会儿,就来”,客人也不会觉得怠慢,真挚的情感依然会及时得到交流。平民百姓之间的交往,尤其是客人登门来访,稍稍有点端架子的味道,就会让人觉得不舒服,更何况叫门应声是种礼貌。

我刚从平房迁居楼房时,有位朋友跟我说过多次,送给我一个“猫眼儿”,外国货,我却再三谢绝,并讲了我讨厌“猫眼儿”的原因。这位朋友听了,哈哈大笑起来。我倒觉得我的感觉极其平常,朋友完全不必这样莫名其妙地大笑,后来经他一说,我也跟着笑起来,原来朋友想起了用“猫眼儿”窥视某人给头头送礼的事情。

朋友所在单位的领导班子要改组,有几个官迷想弄个一官半职,就在私下里进行活动。恰好他们单位的头头住他家对门儿,来访者难免敲错门,或者他误听以为敲的是自己的门,他家门上装有“猫眼儿”,常有意无意地向外看看,对门头头家的门前“戏”,他也就观赏得一清二楚。朋友单位有位女士,领导班子人选开始有她,后来听说又没有了,这位女士就来找头头,来时提着东西,走时哭天抹泪,演出了一场完整的门前“戏”。这情景全被他用“猫眼儿”一览无遗,只是事后没有在当时张扬出去。过了几天宣布班子成员时,这位女士还真在其中,这时他才同别人说:“又送(礼)又哭,还真灵。”他把他从“猫眼儿”中看到的事情,一五一十地说给了同事,这时许多人才忽然发现,这小小的“猫眼儿”,原来还有监视劣行的效用。

听了这位朋友讲述的关于“猫眼儿”的故事以后,我打趣地说:“你也真傻,要是你当时把这些告诉给对门的头头,为了堵你的嘴,说不定也会给你点好处呢。”

朋友说:“我又不是官迷。不过,头头真的知道我看见了这些事儿,说不定会睡不好觉的呢!” 

推荐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