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生活三题

生活三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空白

生活里,怎么就不能留点空白呢?

偶尔感到不开心不惬意时,我常常这样询问自己。这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中国画。那些技艺高超的绘画大师,他们都是那么善于利用纸上的空白,营造似无却有的艺术效果。

我曾有多次机会观赏著名画家作画。当一片洁白的宣纸铺在案头,依照常人的心理,这张纸上该可以画出多少景物。然而画家只是轻轻地点染几笔,留下大片大片的空白,让读画的人用想象去“画”:假如画上是几尾活泼的金鱼,那片空白该是一汪活水;假如画上是几棵傲立的青松,那片空白该是纷飞的白雪;假如画上是挺拔的峰峦,那片空白该是缭绕的云雾;假如画上是奋飞的雄鹰,那片空白该是遥远的长空,如此等等,留下那么多空白,任读画人的遐思驰骋。

这就是艺术,中国的绘画艺术。那么生活呢?难道就不能讲点艺术,留点空白给自己,或者给相识不相识的人,大家都有个周旋的空间?

我们有时太热衷这个“满”字了,随便想想便会拈来一堆这样的成语,“满面春风”、“满面红光”、“满目琳琅”、“满腹经纶”、“满腔热情”、“满堂金玉”、“满载而归”,好像只有把生活团成个无缝的球,永远在那里不停地滚动,这才会感到“十全十美”的“满足”。

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传统文化心态,有的人总是把神经绷得紧紧的,在生活里不肯留下哪怕一点空白。有人为了达到存款折上的几位数字,竟然不计时间地去日夜拼命,这样也就没有留下休息的空白;有人想要同什么人赌一口恶气,竟然在私下里咬牙切齿地叫劲儿,这样也就没有留下心情的空白;有人为了急于给自己争得某种利益,竟然在背地里给别人伸腿使绊儿,这样也就没有留下道德的空白;有人为了寻找一时的精神刺激,竟然无日无夜地搓麻、酗酒,这样也就没有留下身体的空白。

生活同样是张洁白的宣纸,谁不想作幅美丽的画?要想作好生活这幅画,首先学会留点空白,不要把什么都填得满满的,像只鼓胀的气球,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爆开。给自己留点空白,就会松弛地度日,永远有享不尽的自在。给别人留点空白,就会友好地相处,永远会感到缘分的可贵。生活里留下的空白越多,越会有快乐的生活。

你想快快乐乐地生活吗?请学会“留点空白”的生活艺术。

从容

人生匆匆,如白驹过隙。我们不妨仔细地推想一下,在世的这几十年里,可有更多的从容时刻?

在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时,生活里再大的苦再大的累,全都压在了父母的双肩,我看到的永远是两张慈祥的脸。我们可以这样说,在吞咽人生苦难方面,父母都是“自私”的,他们从来不肯分半点给子女。可是那时候的我,难道就生活得从容吗?好像没有。

那时为了当个父母心目中的好孩子,成为他们想望中的一条“龙”,我必须得拼命地读书。60分的学习成绩,在我看来已经不错了,但是在父母的眼里,这简直是大逆不道。于是我就得想办法弄到高分,哪怕是考试时搞夹带抄别人的,也总得让父母脸上挂上一丝笑容,这样我才会有无奈的宽慰。少年时代的我们,生活在无忧无虑的环境里,日子过得却并不从容。

后来渐渐地长大了,身量也许比父母还高大,身板也许比父母还壮实,这就是说,我们真正成为大人了。这时总该从容地生活了吧?谁知这社会的构成就是一张网,只要你挣脱不开它的网围,就会如同被网住的鱼,拥拥挤挤地在一起,争抢自己生存的小小空间。这时谁又能从容地生活呢?

我曾怀着真诚、友善的心,试图不招谁不惹谁,自己安安静静地过活,哪怕清贫寂寞都无所谓。其实这只是一厢情愿。过去那些像阵雨似的政治活动,只要一来就难得安宁,即使不被淋成个“落汤鸡”,也要湿透你的衣裳,总之不会让你平静生活,又何尝有从容给你。这就是往昔留给我的记忆。

等到中国大地有了祥和安定的时光,人们真的可以从容自在地生活了,这时你再紧张再浮躁地过活,那只能说是你自己的选择了。那么究竟是什么东西使有的人宁愿放弃从容呢?我想最大的诱惑莫过于金钱和享乐。谁要是迷上了这两样东西,就等于穿上两只“红舞鞋”,再难以停止在人生舞台上的旋转,从容永远不再属于他。

比那很少有个人生存空间的过去,现在我们有了一定的生活主动权,我们究竟想怎样生活,这就要看每个人的意愿了。倘若说到我,我是希望从容地生活,绝不想把神经绷得那么紧。当然,这样说是容易的,做起来会有困难,因为,你要想从容地生活,就得抵挡住物欲的诱惑,就得忍耐住寂寞的熬煎,顺其自然地度过每一天。从容地生活,是方法;从容地生活,更是境界。谁愿意从容地生活,谁就得不懈地锤炼自己的意志。

想想我们每个人的来来去去,生生死死,你就会少去许多浮躁的心绪,真正地宁静下来,从从容容地干些自己喜欢的事情。从容地生活,生活才有乐趣。我以为是这样,不知别人怎么看。

善待

几乎不曾理会岁月的流逝,转眼新的一年又到来了。时光老人的腿脚也实在利索,无论人们怎样匆匆追赶,都难以同他结伴前行。每在辞旧迎新的时刻,我的心中可说是百感交集,有许多话想跟朋友们说。这其中最想说的一句,还是:活着,就要善待生活。

我们在现实生活中,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话:“活得太苦太累”,“真没劲”,“真想潇洒一回”,“痛快地玩一把”,如此等等。不知是尚无这样的体会,还是思想观念陈旧,总之,对于眼下这些时髦的说法,我总是有些迷惑和不解。倘若我的推论大体不错,我想我们上几辈乃至上几代的人,在基本生活方式上——衣、食、住、行,似乎同我们没有太大的区别。如果真有的话,那就是在他们那会儿,住的没有“双气”的房,吃的没有方便食品,穿的没有花样翻新的成衣,行的没有代步的“的士”,玩的没有音像设备,照理不是更苦更累吗?如果他们都以上面的论调去对待生活,不去进行顽强的劳动和创造,哪来今天这样灿烂的文明?

当然,不该否认,今天有的人的确很苦很累,甚至劳累得连喊累的精力都没有。但是有些喊苦叫累的人,之所以会怨声不绝,恕我说句直率话,八成是没有把生活当做平常日子过,而是把每一天都当节日对待。不信就仔细地观察揣摸一下,这些人中为数不少,都有一颗非常浮躁的心。男的像孩子盼过年要压岁钱似的到处找“财神”,女的像过节打扮孩子似的四处奔时装,再加上像逢年过节走亲似的疏通各种人际关系,这一天下来能有不苦不累的吗?且不要说多么消耗体力了,就是坐在那里独自盘算,也是要费许多心血的,哪有不苦不累之理。

其实,生活本是平平常常的日子,只要一切顺其自然,就会有享受不尽的自在。当然,这同“知足常乐”的哲学并不是一回事。顺其自然,不等于不思进取,这里只不过是说不要有那些本不该属于你的非分之想。改革开放这些年里,给人们提供了致富的机会,但是就我们每个具体人来说,这个机会属于不属于你,那还要看自身的条件。如果你本身不具备某些条件,再奔再跑,再苦再累,恐怕也难达到预想的收获。踏踏实实地生活,勤勤恳恳地劳动,怀着一颗平常的心,日复一日地善待生活,说不定反而会有好的回报。

我非常敬佩这样的人,无论外部世界如何热闹或者冷清,他总是不失本色地生活,一步一脚印地朝着自己的目标走。时光对于他们永远是知识和财富的积累,从来不肯当做赌注轻易地抛出。这样的人活得有时也真苦真累,但是,他们很少叹息和喊叫,因为他们深知,苦累跟创造、幸福总是紧密相连的,人活着就该如此,不然人生还有什么意义?

科学、经济和生存环境,谁也预料不出会发生什么样的新变化,只有那些在知识和心态上都有准备的人,才会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,感叹苦累和沉迷潇洒,都难以应付新的情况。平平常常才是真实的生活,这样的生活永远属于平凡的人。盲目地奔波和追逐,最终得到的也许只有喊苦叫累,岂不是反而愧对了生活。

按照我国古老的习俗,人活着总要有些打算,在祝福朋友们心想事成同时,再重复一遍那句话:活着,就要善待生活。只有善待生活,生活才有滋有味儿,即使真苦真累又算什么。苦累的土壤上总会有鲜艳的花朵开放。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