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正是温暖似春时

正是温暖似春时

人的生命,跟季节一样,也有个自然的四季。少年如春,青年似夏,中年像秋。到了老年,就不必多说了,好一个冰清玉洁的冬天。这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生命程序。对你对我,对官对民,对富对贫,对男对女,如此等等,都是一样,在这方面最平等最公开最没有争议。当然,更没有办法拒绝。         

自然界每个季节都有风景。春天柳绿燕飞充满浪漫,夏天水暖花放洋溢妩媚,秋天结实收谷飘撒喜悦。到了冬天,冰封雪锁看似空灵严峻,其实更有着独特的美丽。只要你怀着平等的心态,去领略去观赏去发现,就会有别人难以替代的属于自己的感受。这就像一位哲人所说:生活里不是没有美,而是我们缺少发现。    

那么,人的四季呢?同样如此。少年的活泼,青年的蓬勃,中年的成熟,都是生命美丽的不同展示。人到了老年好象不再美丽了,其实不对,这正是生命美丽的极致时期,蕴含着多种美丽的潜质,就看你会不会敢不敢表现了。俗话说:“老要张狂”,就是说的表现、施放,淋漓尽致地把生命的绚丽光彩喷射出来。      

多年以前,一位诗人朋友,拿一张照片给我看,这是一张深刻皱纹的脸。在一般人的眼里,这张像老树皮似的脸,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,然而这位诗人却大加赞赏,说:“你看,这张脸多美呵,这简直就是一张岁月的画,只要你仔细地读,你准会读到许多关于生命的启示。”这也许是诗人的浪漫,然而却并非没有道理。现在不管你走到哪里,凡是有老年人出没的地方,都会看到着艳色服饰的银发,都会听到略显苍老的优美歌声,这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,这张照片和诗人朋友说的话,进而便会思索起许多事情。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在今天可以称得上老年人的人,50年前都还是个毛头孩子,有过属于自己的青年,有过属于自己的中年,唯独没有属于自己的色彩。唱的歌是一个调,穿的衣是一种样,玩的牌是一副牌,美丽和创造被压抑住了,连说话都总是一本正经的腔,孱弱生命过早地承受重载,现在回想起来,如果总那样生活实在过于劳累。幸运的是在生命的最后几年,赶上了可以张扬个性的环境,让我们有可能“随心所欲”地生活,我们为什么不能火一把呢?找回丢失了的欢乐。谁说生命已冬日,正是温暖似春时。     

我们挣的钱也许没有年轻人多,不会去歌厅去保龄球馆去健身房,却也不必再像年轻人那么奔波;我们过的日子也许比别人清淡,不会经常吃大餐饮名酒,却也有别人无法得到的闲适,这正是老天给与我们的补偿。有人说这是 “知足”的自我安慰,请问知足又有什么不好呢,它不是跟“常乐”连在一起吗。生活着只要永远快乐就好。在幽静的公园,在喧哗的街头,偶尔碰到一些老年人,他们或唱或跳或溜鸟或下棋,每个人都显得那么安身自乐,我总是打心眼里为他们高兴。这不正是一种同样美好的活法吗。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在自然季节中的冬天,尽管有时起风有时降雪,比之春夏秋三季显得冷峻,但是依然有着温暖和温馨,给人们带来一种独特的氛围。这是别的季节没有的。我们这些老年人的生命季节,我觉得同样跟这自然界一样,也许有时有风也许有时有雪,却并不因这些而使生命光彩暗淡。这正是老年人成熟的气质。难道不是更美丽吗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推荐 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