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重举轻落官员笔

重举轻落官员笔

几年前云南省某县,要建一条仿古旅游街,竟然要拆掉众多老宅。理由是破烂不堪难以吸引游客。而这个县前几  多年的旅游业,之所以会兴旺发达,很大程度得益于这些老宅。建假古董拆真古物。自然在群众中引起议论,于是有人写信给省里,最后才抢救出未拆的老宅。

在今天的中国,无处不建设,到处要发展,必然要这儿拆那儿建,这是好事情。但关键是批示拆什么时要慎重,千万不可不问青红皂白,脑门子一热大笔一挥,以为自己干了件好事情。“拆”字易写不易收。“拆”宇里边有是非。云南某县发生的事,起初以为是个别情况,后来读了一篇报道才知道,原来无独有偶,同样的遭遇让民间艺人阿炳摊上了。阿炳创作的二胡曲《二泉映月》,被列为世界十大名曲之一,据说,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曾经说过:“此曲只能跪着听。”毫无疑问,阿炳是位世界文化名人,可是阿炳在无锡的故居,一夜之间被人掀掉了屋顶拆除了门窗,如果不是群众及时向无锡市文化局举报,很可能又一处文物保护单位被夷为平地。负责拆除的地区改造指挥部的人员,解释这件事情时说,既然要打出文化品牌就不应该破破烂烂。看,理由跟云南省某县同出一辙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干这种笨事的人,大都是大大小小的掌权者,举报的人都是一般群众,这就使人不禁要问:官员的文物保护意识,难道还不如群众吗?即使不理解欲拆房舍的文化含义,总还得翻翻国家文物保护法吧?如果连这样的意识都没有,国家管理权掌握在这样官员手中,能让老百姓真正地放心吗?官员尤其是主管官员,懂得自己分管事务更好,实在不懂问问专家也行,最怕的是不懂装懂。

稍微上点年纪的人都记得,那场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劫难,不仅使众多的好人受了苦,而且也让许多名胜古迹遭了殃,因此在今天如北京、天津等地,不得不对仅存下的古迹,进行抢救性的修复或重建。这说明各地的领导人开始认识,承载着千百年文化的古迹,对于一个地方的发展多么重要。重修重建的这些文物,尽管提出“修旧如旧”“建旧如旧”,但是毕竟少去了原来的魂魄,充其量只能是个外形的相像,在文化含量上总要褪色些。我们只能惋惜地表示赞赏。

像云南省某县领导人、无锡市某区改造指挥部负责人,时至今天还要干这种笨事,听后让人不只是感到不解,更有着难以抑止的气愤。经济发展是衡量地方官员政绩的尺度,但绝不能以破坏生态和古迹为代价,这早已是各界人士的共识,而且国家还有明文保护规定。无论从哪个方面讲,身为国家官员做这种事,都是于情于理于法所不容。何况靠古宅吸引游客的街道,被拆除以后再建造假古董,并不见得能够再让人感兴趣。

那么,这些官员为什么会这样干呢?目的当然是为了所谓的“发展经济”。这样的理由好像很堂皇,对上说是执行正确路线,对下讲是改善人民生活,干好了还可以借此荣升,其实这恰好暴露了干此事的官员,没有创造性和开拓性,只会按现成套路做事,或者吃老祖宗的剩饭。把一个单位或地区交给这样的人,闹好了只会守摊儿,闹不好还会添乱子,我们有些事情政策蛮不错,下边官员做起来就走了样子,问题正是出在拿着好号吹跑调。

那么,这些官员为什么又这样敢做主呢?原因恐怕出在自己手中的权上。他把权只看成了权力的象征,而轻视了权力的社会责任。昆曲《十五贯》说的是苏州知府况钟办案的故事,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况钟手中的笔,为怕错判人命他的朱笔三起三落。因为他知道这手中笔一落下,活生生的人命不会再生。云南某县拆除的几栋古宅,尽管不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但是却也是不可再生的古物,难道这些官员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?

官员手中的笔是人民给的,在关乎国家规定和人民利益的事情上,一定要三思而后再下笔批示,即使不能像况钟那样三起三落,起码也得先掂量一下利弊。权笔重千钧,起落皆有情。你大笔随便一挥不难,出了问题检讨也容易,可是有些事情如拆除建筑,造成的损失却无法弥补。就算是所谓的“交学费”,这“学费”也得以人民利益为代价。提醒官员不要轻看手中的笔,举起来难,落下更难,关键是你的心中得有个是非标准。切记切记。

推荐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