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牢骚、怪话与真话

牢骚、怪话与真话

时兴背诵毛泽东诗词那会儿,我算不上背诵好的人,起码还能磕磕绊绊背几首,如今记忆力减退几乎全忘了。惟有“牢骚太胜防肠断”这句至今记得,原因是在“文革”那个特殊年代,单位一位地主出身同事,对机关食堂伙食单调不满意,私下跟同事发牢骚,说了句怪话:“整天是窝头、咸菜、稀粥‘三结合’”,被人打小报告给工宣队领导,说他恶毒污蔑工农兵“三结合”。开批斗他的大会开始前,群众集体念的“红语录”,除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”,还有这两句词“牢骚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”。

 

这句“牢骚太盛防肠断”出自毛泽东词《七律  和柳亚子先生》。据说当年做为国民党谈判代表,柳亚子在国共谈判破裂后留下来,许久未得到想像中的待遇,作诗发牢骚讲怪话流露不满,毛泽东知道后和这首词规劝。究竟起未起到舒心解虑作用,不详,反正这句词从此流传开来。从活学活用的功能来说,即使几十年过去的现在,还不时有年纪大点的人用,大概是因为依然有人发牢骚。

 

发牢骚讲怪话,其实无伤大局,更不会动摇江山,顶多影响人心。这点还算是毛泽东高明,轻松地幽默地劝说劝说,让当事人消消心火就算了。像我们单位对同事那样,动辄上纲上线批斗人家,只能反映那时人的思想方法,过于偏激、简单、盲从和粗暴。倘若以那时的是非标准,衡量和处理今天的牢骚怪话,我们的社会非乱套不可。且不说私下聊天发牢骚讲怪话,就是用微博微信这样做的人,在今天即使不算多恐怕也不算少,还从未听说谁受整治。从这一点来说,社会大有进步。

 

关于发牢骚讲怪话,我有这样几点看法:一是牢骚话基本反映生活真实情况;二是讲怪话大都是觉得对某件事处理不公平;三是发牢骚讲怪话因为言路不畅;四是领导者充耳不闻装聋作哑;五是牢骚怪话在群众中有一定市场;六是对发牢骚讲怪话不分是非曲直。

 

有这样一个真实而典型的例子。朋友告诉我说,他们单位有位中层干部,到了年龄马上就要退休,在宣布任免干部大会上,这位退休干部用社会流传的怪话,结束了他几十年从政生涯。接任他的人来自外单位,他对此人说:“你是从金窝儿掉到草窝儿。”,本单位要提拔的一位干部,他觉得此人不咋样,他说:“干得坏提的快,干得好提不了。”最后他宽慰自己说:“正局副局一样结局。”朋友还告诉我说,奇怪的是,在这样严肃的会上,他调侃式的发言,竟然引起与会者哄堂大笑,更奇怪和无法理解的是,主持会议的主要领导者,居然没有任何制止和劝说。

 

听了朋友讲的这个真实故事,我立刻想起毛泽东这句词。可是话又说回来,这位退休的中层干部,为何如此放肆不顾影响呢?在这么庄严场合公开叫板,连毛泽东那样委婉的劝说,在场头头脑脑都没有去做,轻说是怕得罪干部,重说是不负责任,结果成为官场奇闻,被传到社会上当笑话听。这样的干部难免让人啼笑皆非,只能说,他们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上,简直是历史跟群众开玩笑。这样的干部无论是素质还是品德都欠“火候”。

 

我想就此发表点个人看法:我们现在有的干部认为,不管自己工作做的如何,年头熬到了就得升级,那位发牢骚的退休干部,就是出于这样想法讲怪话。据朋友讲那位新任命的干部,确实也无什么政绩和威信,只是因为年头到了才提拔,两者相撞撞出了牢骚火花。群众只能无奈地当笑话听。

 

那么,如何对待牢骚和怪话呢?我以为,首先要认真聆听,其次要分辨是非,最后要正确处理,当然,像上边说的那个退休干部那样,在正式场合公开讲怪话,绝不能不问不理不制止,任其发泄情绪散布不满。这样素质的干部未被升任,他的行止恰好说明是对的,因为他追求的就是个人升迁,哪能指望他认真做一番事情呢。

 

干部任用上的牢骚话,若想理直气壮地制止,首先要破除熬年头提升的做法,平庸无能群众反映差的人,即使年头熬到了不该提就不提,这样才不至伤害干得好的人。其次在考核干部方法上,不妨广开言路征求多方意见,不能光是听信在职人员考评,离退休干部的意见也要听。有次跟一位朋友聊天儿,他曾任某省省委常委级领导,他说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考察任用或提拔干部,不再征求离退休老同志意见了,我们那时候可不是这样,对离退休老同志意见特别重视,因为他们有经验、看人准、说实话、无私心,更不像在位的职工怕得罪领导,再有看法和意见也得歌功颂德。

 

这说明在考察任用干部上,我们是有过好传统的,没有当宝贝好好地看住,结果就成了现在的样子:当了科长想处长,当了处长想局长,年头到了当不成,就发牢骚讲怪话。领导觉得亏他欠他的,对于他的牢骚怪话,只好听之任之不了了之。对于那些只想“升官”的人,让他带领群众实现 “中国梦”, 你就是说出大天来我都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年6月16日

 

 

推荐 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