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美好

美好

西伯利亚强劲寒流,送来早春头埸大雪,当人们怀着喜悦和激情,享受雪天无尽乐趣时,雪,却悄没声地渐渐溶化了,变成湿漉漉脏水,流淌在城市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 雪飘落时多姿型体,雪飘落时洁白颜色,此刻,

都通通变了样子,曾经有过的圣洁形象,默默地消融而去。钟情于雪天的人,望着那残败的雪,难免会觉得失落,却又没有办法挽住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。生命就是这样无常,生息就是这样无定。人世间最沉实厚重的书,大概要属谈论存亡的书,在这本书面前没有文盲。无论是谁都读得懂。

 

我是个喜欢雪的人,雪天的宁静,雪天的纯洁,

总是让我产生遐想。          

 

记得小时候在故乡,冬天一到就盼下雪,即使不能出去玩耍,都愿意有雪陪伴。在家守着一盆炉火,暖烘烘像锁着个阳春,听大人们讲故事,看那些有趣闲书,竞会忘记冬天寒冷。不听故事或不看书时,就倚在窗前观赏雪景,这时脑海里就幻化出,一幅幅自己想象的图画。这图画有颜色有形象,像故乡的皮影戏,像书中的彩色画,全都印在洁白雪地上。那时曾幻想当个画家,把心中这幅画画出来,给更多人欣赏观看,让他们知道我故乡美丽。然而,终因没有这样天份,我心中的图画,如同消溶的雪,从想象里逐渐地逝去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

 

不过,雪天留给我的感悟,却并未完全地遁走,有时还会显现出来。         

 

那年冬天在北大荒,几个同命运的人,谈论前途感到无望时,情绪不免有些神伤,真想痛痛快快大哭一场。不经意地望望窗外,那山野上皑皑白雪,忽然,让我的眼睛一亮,心灵也随之一震,呵,竟然想起故乡雪天,还有什么比故乡,更值得牵挂留恋呢?无论在何等境况下,可以丢掉美好幻想,可以放弃早年愿望,唯独不能放下故乡情怀。有了这份眷恋故乡情怀,北大荒零下40多度严寒,我才会没有畏惧感觉。感激你呀,眼前茫茫雪野,是你唤回我的童年,是你找回我的纯真,从此,不再为艰难处境忧伤和悲观。  

 

尽管时光不会倒流,生活不会停滞,我的情绪没有当初澎湃,但是想到那有过的情景,心情依然不会平平静静。无论是故乡的安宁,还是北大荒的艰难,都无例外地潜入我心中,成为生命不可分解部分。我感念老天赐予白雪,我怀念经历过的雪天。假如没有这洁净单纯的雪,想想人世间那些龌龊事,会觉得生活没有啥意思。我曾经问过朋友们,雪天会想到什么,回答总是多种多样,只有一点是共同的,这就是:美好。              

 

何必想得更多呢?想着“美好”这两个字,就足够足够了。美好,毕竟是生活生命的主旨。怕只怕有的人想不到这两个字。想不到这两个字的人,会是怎样呢?我不知道。最清楚莫过于他们自己。 
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