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柳萌 > 美丽晚景

美丽晚景

姓前名后被冠以老字,总有十多个年头了。可是那时并未真的感觉老。依然是疾步行走,依然是遇事急躁,成熟生命的魅力,并未在我身上形成。在似老非老之间,就这样“混迹”着。老而无感觉,这或许也是悲哀。

 

真正感觉到老,感觉到人生晚景,是在某种特定环境里。譬如同代人聚一起,即使无人言老,那种沉静氛围,难免令人心头发紧。如同秋日观枫冬天赏雪,零星红叶,散落雪花,绝不会构成风景线。只有层林尽染、雪覆大地,肃杀景象集中显现出来,你才不得不承认季节变了。我呀,就是在一次次老者聚会中,真的感觉自己老了,生命的春秋不再属于我。

 

有年夏天,作家协会会员体检,年龄下限60岁,那天,北京这群老作家,从四面八方聚来,互相称谓都是某老和老某。当时,我还未跨入这个年龄,做为照顾对象,享受这份待遇。混迹老人之中,头次意识到,老离我越来越近。作家协会许久未搞活动,好不容易有个机会,谁不想会会文友呢,所以那天来人很多。倘若单枪匹马见面,纵然鬓染霜皱满脸,恐怕很难联想到老。眼下这么多老人聚一起,谈的最多话题都是退休生活,就不由你不想到老之将至。

 

置身这些老作家之中,生命的成熟和蒂落,这两种感觉,同时浮现在我脑际。实在无法掩饰事实:我们真的老了。说与不说,都一样。生命的兴衰,是自然规律,谁都无法抗拒。即使,日日补品陪伴,天天医药相随,大限之期总还是要来。听到一些老作家坦然说老,甚至于说有人忌讳的死,无半点儿失落和懊丧,他们是那么可亲可敬。不必与每个人盘谈,从饱经沧桑的脸上,就清清楚楚地看出,他们都曾有过艰辛经历。竟然无怨无悔面对人生,无疑是生活的大智大勇者。

 

如今我也跨入耄耋之年,往日喧闹不再属于我,哪能没有迟暮情绪呢?想到当年那些文学前辈,他们不倦的人生态度,岂不是我壮身的营养,老又有什么可畏惧的呢?古诗云:“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”、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这都是最美丽晚景。在美丽晚景中,做为一片枫叶,应该感到多么欣慰。这是生命中最绚丽最沉实的色彩。

 

人生的美丽,并非全在青春。经过风雨吹打的人生,有种成熟沉静的美丽,这是更耐看的风景,这是更动听的乐音,说不定更能揪扯人心呢。我认识一位诗人朋友,有次观看一张老人照片,他说:“你看那皱纹多美丽呵。”当时我并不是很认同。抚去往日虚荣粉尘,重新品咂生活的酸辛,我不得不承认朋友看法。原来人生晚景更舒展更洒脱。当然,就更美丽。

   2014年12月26日修改

推荐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