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 

秋天去香山赏枫,是北京人的享受。只要腿脚能动弹,谁不想去看看呢?谁知此刻的北京城,被雾霾裹得严严实实,别说是攀登香山了,据说车堵得连路都难行,只好枯坐家中饮茶。就在此时友人邀请去苏北转转,几乎未加思索就答应了。再问去苏北什么地方,说是盐城的大丰市,就更让我心动了。

早听驯养动物的朋友说过,大丰是我国的麋鹿之乡,这就越发引起我的兴趣。我的家乡七里海湿地,前几年也引进几头麋鹿,只是数量上难成景观,我始终未去观赏。这次能有这样机会,去亲见这珍稀动物,对我简直是天赐良机。

说起这麋鹿来,不禁想起往事。童年的时候,跟姑姑们学剪纸,我的手不怎么灵巧,剪出的纸没有模样儿,奶奶说;“你剪的是啥呀,人不像人,物不像物,简直是个‘四不像’。”从此记住了“四不像”。可是,这“四不像”是神是鬼,是动物是植物,还是传说中的怪物,我一直未闹清楚。就这样,稀里糊涂地记住了“四不像”,而且当做一般成语,写文章说话都使用。几十年过去了,依然未弄清楚,这“四不像”是啥。

这次到大丰市,参观了麋鹿园,这才算知道,这“四不像”呀,敢情就是麋鹿。麋鹿属鹿科动物,却并非真正的鹿。由于头脸像马、角像鹿、颈像骆驼、尾像驴,说不准到底是啥,由此俗称“四不像”。我想正是这麋鹿,既像这又不像这,既像哪又不像哪,这才显得它珍奇。大画家齐白石老人,谈到画时曾说: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,如果依此标准,来观赏这麋鹿,岂不是动物界的另类?何其尊贵。何其独特。大丰人应该以拥有麋鹿而骄傲。

麋鹿产于我国长江中下游沼泽地带。性好合群,善游泳,以嫩草和水生植物为食。曾经广布于东亚地区。后来由于自然气候变化和人为因素,在汉朝末年近乎绝种。元朝时为了供皇家游猎,残余的麋鹿被捕捉一起,运到皇家猎苑内饲养。到19世纪只剩北京南海子皇家猎苑一群。被八国联军捕捉窃走,从此在我国完全消失,不过“四不像”名字,依然在民间话语流传,像个多年远去的游子,家乡人隔不断悠悠思念,时不时会提起“四不像”名字。1898年英国人繁殖到255头,1983年将部分送到我国,麋鹿才回归自己家乡。这小小麋鹿从此结束传奇经历。

江苏盐城大丰麋鹿园,林木茂密,花草丛生,沼泽潮润,芦荡空旷,空气中弥漫着清新气息,是麋鹿的理想生活家园。据相关资料的统计,截至2013年,江苏盐城大丰的麋鹿,总数已达到2027头。可见在老祖宗的土地上,这些曾经流落异国的小家伙,生活得更快乐更舒适。当然,得到的呵护也是前所未有的,让它们真正体会到家的感觉,自然要繁衍生息绵延后代。

被授予“中国麋鹿之乡”的大丰,麋鹿园在世界上面积最大,麋鹿保护区拥有湿地7.8公顷,2002年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。在这片广袤洁净的土地上,存在着2000多种动植物,陪伴着麋鹿安详自在地生活。唯恐惊扰胆小的麋鹿,我们老远地屏息观赏着,只见那一群群可爱的麋鹿,悠闲自在地玩耍漫步,享受着故乡的深情爱抚。

我很想靠得近便些,仔细看看麋鹿的模样,真切听听麋鹿的叫声,可惜这些小家伙惧怕打扰,只好远远地观赏着。它那清爽爽的肤色,它那轻灵灵的身姿,虽说没有大熊猫的憨态,但是牠的宁静性格却蛮招人喜爱,仿佛在告诉观赏的游人,在今天这个浮躁的世界里,能保持我麋鹿这样的生存状态,这才是真正的幸福与快乐。远离闹市,与世无争。好像只有麋鹿这种动物,经历过四海艰难漂泊,而后回归故乡安然生活,难怪跟大丰人相处,连客居者都有和谐感。

正是由于有麋鹿的存在,这大丰人就特别地注意,整体环境的营造和发展。早年间贫穷落后的苏北,只留在老人们的回忆里,现在的苏北,现在的大丰,在改革开放如椽大笔点画下,呈现出一派五彩缤纷的美丽风景图。

好像是为这麋鹿的存在,给了大丰人美化家园的机缘,他们让大丰这片土地,处处闪耀着耀眼光彩。有着异国情调的荷兰村,风车在蓝天白云下旋转,郁金香花海漫翻着细浪;散发着乡土气息的恒北村,梨园景色清新怡人,温泉吸引八方来客。就连工业创业园中,设计新颖的轻巧家具,都是那么多姿多彩,更不要说蛮荒依旧的湿地,仿佛都是在给麋鹿营造生存环境。我甚至于觉得,今天的大丰人,绽放的笑靥,柔谩的语声,都是为了跟麋鹿相衬映。

可能是看厌了北方的雾霾,当我们来到大丰市,这里竟是另一番天地。天空蓝得更显高远,海水静得更显温柔,树木绿得更显活力,花草艳得更显妩媚。同行的一位诗人说:“看看人家大丰人的脸,个个都是那么洁净,让你猜不出他们的年岁。再看看咱们北方的人,个个都是灰眉土脸,一看就是雾霾焐出的样儿。”话是说得直白了点,不过倒也不算离谱儿。为了这珍奇的麋鹿,大丰人就是应该打造,适宜人居的生态城市。

祝福你,大丰——美丽的麋鹿之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4年3月1日

话题:



0

推荐

柳萌

柳萌

282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

出生河北省宁河县宁河镇。现在宁河县划规天津市,60年后回去过一次,老家的样子全变了,一个四面环水的老县城,沦落成了一个破败乡村。本老汉跌跌撞撞已经活到八十大岁,不易呵。见如今许多事都颠倒,干脆俺也把年岁颠倒过来,以80后的目光观世界如何。故此仍说出生河北省,只是为那消逝的过去,在心中留下美好记忆。

文章